|中大新闻|每周聚焦|媒体中大|专题|教学科研|对外交流|服务社会|招生就业|视觉中大|逸仙论坛|
|视听新闻|中大学人|校园生活|学子风采|校友动态|网论精粹|高教动态|中大校报|中大电视|表格下载|

首页» 科研专栏

【专访】马骏教授研究团队:向精准肿瘤免疫治疗不断靠近


稿件来源:党委宣传部、肿瘤防治中心 | 作者:党委宣传部、肿瘤防治中心 | 编辑:郝俊 | 发布日期:2019-06-06 | 阅读次数:


        编者按:本篇报道为“中山大学科研成果系列报道”的第十篇,介绍我校肿瘤防治中心马骏教授研究团队在肿瘤免疫治疗研究上取得的进展。

 

        肿瘤防治中心马骏教授研究团队在肿瘤免疫治疗研究方面取得重要进展:一是在世界范围内首次建立了基于全基因组表达谱的头颈部肿瘤免疫分子分型体系,能有效预测免疫治疗疗效,指导精准免疫治疗;二是在免疫检查点抑制剂毒性研究方面获得了新成果,有助于推进医学临床实践的安全性和有效性。

        近日,记者采访了马骏教授研究团队,并请该团队就在肿瘤免疫治疗研究上取得的进展作相关介绍。

 

鼻咽癌多学科综合治疗团队合影(前排右五为马骏教授)

 

马骏教授荣获2018年广东省科技突出贡献奖

 

        记者(以下简称“记”):请问“头颈部肿瘤免疫分子分型体系指导精准免疫治疗”的研究思路是如何提出的?

        马骏教授研究团队(以下简称“马”):近些年,肿瘤免疫治疗取得飞速发展,引领了肿瘤治疗领域的重大突破,特别以PD-1/PD-L1为代表的免疫检查点抑制剂研究是目前肿瘤免疫治疗较为成功的领域,也是研究的热点。相关免疫治疗药物,如抗PD-1单抗Nivolumab和Pembrolizumab等,均在临床试验中被证实可有效提高晚期头颈部肿瘤患者的生存率,并已获美国FDA批准用于头颈部肿瘤患者的治疗,使得头颈部肿瘤患者在治疗中获益更大。然而免疫治疗仅对部分患者有效,其有效率仅约20-30%,迫切需要特异性的生物标志物能够筛选出合适的头颈肿瘤患者,接受免疫治疗,提高治疗获益度,避免过度治疗,最终达到精准医疗。而目前仍然缺乏可有效预测头颈部肿瘤免疫治疗疗效的标志物,因此我们就设计了这个课题。

       该研究成果的取得离不开学校优良的科研环境与政策土壤,它是对“三个面向”的积极响应,有力推进了“三大建设”的进程。研究紧跟时代潮流,不仅是目前肿瘤治疗领域的热点,同时可进一步提高头颈部肿瘤患者的生存率,并避免过度治疗,节约医疗资源,有利于我国进一步实现精准医疗。

 

        记:能否对肿瘤免疫治疗研究的现状作简单介绍?

        马:肿瘤免疫治疗是继手术、放疗、化疗、靶向治疗之后的第五大疗法。近5年,随着免疫检查点单抗治疗等的崛起,免疫治疗的疗效逐渐获得肯定,并于去年获得诺贝尔奖。肿瘤免疫治疗起步其实比较晚,最初研究的重点在于通过调节控制免疫调节和免疫激活机制来促进免疫激活,然而这种方法效果较差,因为癌症有一系列免疫逃避的机制。后来,随着对细胞程序性死亡(PD)途径的深入研究,免疫检查点单抗治疗登上了历史的舞台,这种对抗癌症的新策略在概念上与先前的方法不同,它旨在选择性地修复由肿瘤诱导而失去的抗肿瘤免疫力,在黑色素瘤、肺癌、头颈部肿瘤等多种肿瘤中证实了其确切疗效,而在鼻咽癌中也证实了它可作为晚期患者的二线治疗方案,或与化疗作为一线联合治疗方案。

       目前肿瘤免疫治疗研究的难点在于似乎存在更多其他不同的免疫逃避途径,以及缺乏可靠的标志物筛选患者。因此全球研究的热点是寻找更多且有效的免疫检查点,并建立相关分子标志物预测免疫治疗的疗效,最终实现精准免疫治疗。

 

        记:能否对免疫检查点抑制剂的毒性研究成果作简单介绍,并说明其临床运用价值何在?

        马:最近10年,免疫检查点抑制剂(ICI)成为最具潜力的抗癌手段,大量高质量临床研究证据促使ICI药物得到快速的临床应用。然而ICI毒性研究的进展相对落后,在不足以证明其安全性的情况下使用ICI伴随着很大的风险。因此,阐明ICI药物的毒性特征成为了亟待解决的重要临床问题。

 

马骏教授带领团队进行病例分析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们联合台湾大学及香港中文大学的头颈部肿瘤免疫治疗专家,在36项高质量临床试验共15,370名肿瘤患者中,探究了不同ICI药物的毒性特征和安全性差异。我们发现,不同ICI药物的毒性事件类别具有显著差异,且毒性事件的发生率也有所不同,由此我们在国际上首次总结出了ICI药物的毒性谱和安全性排行榜。

       在临床实际运用中,研究结果可帮助临床医生深入了解不同ICI药物的毒性特征,为ICI毒性的早期识别和及时干预提供了可靠依据,也为合理使用ICI提供了高级别的循证医学证据。

 

        记:从科研思路的提出到最后成果的取得团队总共花费了多长时间?期间主要做了哪些科研工作、遇到了哪些难题、这些难题是如何克服的?

        马:该研究的最初构思是对ICI药物的安全性进行总结,我们罗列了一个简单的表格,将相关信息不断往里添加。但很快我们便发现,这些资料非常庞大,而且内容繁杂,其中包含的信息很多,需要进一步加工和分析。结合当前的临床实践,我们判断可以利用这些资料来解决免疫治疗相关的临床问题。

        本研究从开始构思到取得成果花费了1年左右的时间,主要的工作有:前期收集基本资料、数据的处理、统计分析、对过程中出现的问题进行分析和再处理、总结定论、分析研究结果以及多次修改。

        我们遇到的主要问题有三。第一,处理庞大且复杂的资料,需要我们小心、仔细地进行数据处理。在这个过程中的任何一点差错,都会导致整个实验需要重新进行。可以说,数据是支撑本研究的重中之重,我们花费了巨大的时间在保证数据的可靠性上,正因为如此得出的结论和结果才贴近实践,才能够回归临床并指导临床。第二,研究的进行伴随着相关领域新论文的发表,这意味着我们需要不断和时间赛跑,把新的研究论文纳入分析,以保证研究结果的时效性。我们第一次得到研究结果并在将其撰写成文的过程中,就遇到了新论文的发表,因为距离投稿仍有一段时间,我们果断地将新的研究论文纳入分析,相当于将整个研究重新进行一次,虽然又是一次费时费力的过程,但是最终也使得我们的结果反映出了当前最新的研究信息。第三,本研究是基于数据进行的荟萃分析,研究结果不能纸上谈兵,得到国内外专家的认可才能使研究显得完整和权威。我们将研究结果同香港、新加坡、台湾、法国、美国等国际肿瘤免疫学专家交流,他们提出了很多宝贵的意见。基于此,我们进行了多轮修改,不断完善实验结果,使得本研究不断磨砺凝练,最终呈现出一个令人满意的结果。

 

        记:经过此番调查研究,请您谈一谈对肿瘤免疫治疗研究的体会与展望。团队的未来目标是什么?

        马:免疫检查点抑制剂为免疫治疗树立了一个榜样,在最小化治疗毒副反应的同时提高抗肿瘤效果。在未来,怎样设计更有效的肿瘤免疫治疗、筛选能够从免疫治疗中获益的人群、寻找最佳的免疫治疗和放化疗相互配合的综合治疗,都需要进行大量的研究工作。这条路还长,让我们拭目以待。

        关于团队目标,科研方面,我们未来的主要研究还是集中在针对局部晚期鼻咽癌患者,如何选择综合治疗策略,来进一步提高疗效和减轻治疗毒副反应上。比如如何优化化疗方案,如何筛选患者进行个体化诊疗等等。肿瘤免疫治疗技术和药物目前有了突破性进展,肿瘤免疫基因组学结合大数据挖掘,可以用于筛选适合免疫检查点抑制剂治疗的患者。这也是我们正在做的一个方向。我们的目标是希望能够继续提高鼻咽癌的疗效,让鼻咽癌成为历史。

 

马骏教授查房

 

        与此同时,作为党员,我们应该在政治上、思想上、行动上与党中央保持一致,牢固树立发展意识,以一名党员的高度责任感和一份医者的事业心,牢牢把握“守初心、担使命,找差距、抓落实”的总要求,勇于担当负责,积极主动作为,在医学研究领域不断取得突破,为人民健康提供坚实保障。特别是在顶尖的鼻咽癌诊疗和科研平台上,我们有责任有义务为国家培养更多的鼻咽癌专业人才。罗俊校长说过,期望从中山大学走出的毕业生“德才兼备”,具有“领袖气质”和“家国情怀”。我的团队培养人才的目标是期望他们不仅具有过硬的专业素养,而且还同时具有踏实的品格,在医疗和科研的道路上把握住方向,一往无前,成为鼻咽癌科研与诊疗领域的生力军。也许10年,也许20年,一代一代的人传承下去,共同的目标就是尽最大努力去救治鼻咽癌患者,为患者服务。

版权所有 中山大学党委宣传部 5D空间工作室设计 未经许可 请勿转载